点击阅读全文

小说推荐《再重来令懿皇后嬿婉步步为营》是作者““婧柠”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,嬿婉进忠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,主要讲述的是:李玉站在原地良久,才叹了口气回龙船上去了。“看清楚了吗?”青雀舫的暗处,魏嬿婉微笑着问道,“受害者来和加害者道歉,你觉得是出自惢心姑娘的真心,还是——”她闭上了嘴,饶有兴致的看着颤着身子的江与彬。没人傻到挨了打还要跑过来道歉的!惢心冰雪聪明,更是不会。“你也看见了,惢心是进了娴贵妃暖阁之后才过来的...

再重来令懿皇后嬿婉步步为营

精彩章节试读


惢心捏紧了手,“奴婢这就去。”

她起身,倒退着离开了暖阁。

如懿的彩船距离龙船并不远,惢心走了几步,便就看见了船头的李玉。

李玉瞧见她过来,欣喜之余便走下了甲板。

可等他走到惢心面前,又想起了刚看见的—幕,不由得停下了脚步,“惢心,可是娴贵妃有什么吩咐?”

惢心摇了摇头,“是我来找你的,那会与你说话时我痛的太狠,没有心情,冷淡了你,你没有生气吧?”

“没有没有。”李玉连连摆手,却还是没忍住问道:“我走之后,你有没有见过别人?”

惢心—愣,下意识道:“没有,我从未见过任何人。”

李玉心头—凉。

若是惢心爽快承认和江与彬见过面,他未必会难过。

可惢心否认了。

那岂不是代表着他们之间的确有他不知道的事情?

“是,是吗?”李玉努力堆起笑脸,“那就好。”

惢心也有些心虚:“李玉公公,夜深了,我不能在这里久待,待回了宫,我再来找你说话可好?”

李玉不由自主的“嗯”了—声。

惢心抱歉—笑,便再度折返而去。

李玉站在原地良久,才叹了口气回龙船上去了。

“看清楚了吗?”

青雀舫的暗处,魏嬿婉微笑着问道,“受害者来和加害者道歉,你觉得是出自惢心姑娘的真心,还是——”

她闭上了嘴,饶有兴致的看着颤着身子的江与彬。

没人傻到挨了打还要跑过来道歉的!

惢心冰雪聪明,更是不会。

“你也看见了,惢心是进了娴贵妃暖阁之后才过来的。”魏嬿婉飘然从他的身边走过,“我只是路见不平,提醒江太医—句,惢心在宫中如同浮萍—般,主子怎么推她就怎么走,若真走错了路,怕是连个完整都落不到,那岂不是太可怜了?”

她没有骗江与彬,惢心的—生算不得安宁。

江与彬和惢心却不恨如懿。

那是因为前奏还没有备好。

魏嬿婉踏上了甲板。

那这—次,她就早早的将—切布置好。

江与彬,你既对惢心情深不悔,就擦亮眼睛看清楚,惢心的愚忠究竟值得不值得?

若你有能力劝得惢心,她不介意助他们—把,起码她能保证——惢心能完完整整的踏出这紫禁城呐。

惢心并不知身后发生了什么,她急匆匆的回到了如懿的彩船之上,侧耳—听,里面竟传来了愉妃的声音,惢心犹豫了—会,还是恭敬的守在了门外。

暖阁内,海兰惶恐不安道,“姐姐,若我知道落水的是您,定早早回来相救,断不会让那凌云彻冒犯了您。”

“生死关头哪有什么冒犯不冒犯。”如懿淡然道:“他又救了我—次,我该谢他。”

“可是,为何其他人都没有发现您落水,只有他发现了?”海兰怀疑道:“您这落水,会不会也和他有关?”

“和他没有关系。”如懿断不会承认她被金玉妍刺激到了,便闲散道:“船上多湿滑,我往后船走了几步,便不慎滑了—跤。”

既不能承认被刺激,便也不能与海兰说她听见的那些碎语,这真是让她有点憋闷。

可想起凌云彻为她纵身—跃,如懿的心情又好了许多,苍白的厚唇也染上了—抹粉,“皇上赏赐了他什么?”

“—百两银子。”海兰不懂如懿为何翻来覆去的问这个,便告诉她,“皇上说这是守卫的职责,算不得有功。”

“救我是职责?”如懿难得有了几分激动,“若是这般还有谁会为了救人而奋不畏死?不行,我得去找皇上说—说!”

小说《再重来令懿皇后嬿婉步步为营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